在蘇杭那天vanessa打電話給我,預產期在5/30的她一直沒有要生的跡象。我還打電話給他,跟他哈拉半天。他說隔天就肚子痛了,她在醫院痛到一直哭又生不出來。打了兩針催生又打了無痛連羊水都破了,最後醫生決定剖腹生產。那時她隔天就要出院了,感覺出來她講的有點想哭我聽的也有點想哭。
記得剛到Arima的時候,她跟我同一個組。不同一般在廠區上班的女生,她總是漂漂亮亮的打扮出現。跟我一樣是個聒噪的傢伙,不過我絕對輸給她。她哈拉的範圍遍及全廠,常常Ozaki都會跟我說--我好想用電話ㄛ...
開始比較熟是因為有次她幫我們上課,上完我們一起去吃飯。跟他哈拉到動物,她講到她家以前過世的狗狗。講著講著我們兩個竟然在餐廳一起掉淚,雖然她是我最討厭的雙子座呀!!後來老衛離職,Ozaki離職她直接坐到我旁邊來。我們一起學了很多小動作,譬如說--好想打,譬如手擺動+ㄞ呦...一起討厭某個同事,一起罵User真的好妙。那時部門都是年紀相彷的同事,大家上班都在哈拉。離開Arima後還是會一起出來見面,MSN哈拉。如今他終於誕生她期待中的金豬寶寶了,真替她開心 :)

    全站熱搜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