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補完習先衝回中壢家去,老弟今天要挑拍照的衣服跟幫老爸量一套西裝。媽媽去宜蘭了,老爸一個人在家。如果我們不去弄吃的給他,老爸都會隨便弄東西吃。所以一路上我就在想要早點到家,好買便當給老爸吃。四點半到家,老爸正在拜拜。拿了小紅的鑰匙就跟老大往中原去,深知老爸食量大的ㄚ戴。去快炒店買了非常多東西給老爸吃,漲到不行的我們看著老爸把東西吃光光....

桌子上躺了斷掉的手表,雖然那是贈品。可是一向節儉的他,還嚷著要去修理好。想到很久以前,奶奶買給爸爸的錶,一直戴到我有記憶才壞掉。後來買的錶就變的很容易壞,這個錶是阿戴在Bosch上班的姐夫給的。老爸也不嫌棄是個贈品,戴了個一兩年。拿起來一看,除了斷了外上面的電鍍都已經掉了。

去店的路上,跟老爸說不要修了,我再買一個給他吧!一向不太會說啥的老爸只說了句--好呀!都可以,那個上面的電鍍都掉了。

到店裡量了西裝,我跟老弟都很有默契的知道,老爸真的瘦很多。經過之前那些事情,老爸整個人都消瘦下來。除了心疼還是心疼...

如果老媽不要做出那些事,如果老爸可以再強勢一點。那會不會情況不會變成這樣.....

唉.....

    全站熱搜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