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早上我會去上前田老師的商用日文,之前有提過她都不上課本就純粹哈拉的。可能他快要走了,所以新店的課突然多了兩個鐵票。上課就還是一直在哈拉的狀態之中就是了.....
這週去上課突然有一個很妙的同學出現,是個美國出生的韓國人娶了台灣老婆。會講中文可是不太好,字更看不懂。來學日文是因為他在IBM上班,要去日本出差。日文不靈光,所以來學。剛開始我不知道, 因為另外兩個人在討論烽炮。他問說那是啥,我就說台南的烽炮呀!旁邊一個同學才跟我說--他聽不懂是外國人。傻眼了...
然後下來就很妙 , 譬如很多漢字我們一看就知道他卻不懂。譬如老師問他,為什麼不帶著太太去日本住。是太太不希望嘛?他聽不懂"望む”,其實我們台灣人一看到漢字就差不多知道意思。可是他的問題在於他連漢字都看不懂,我們只好在旁邊說想著怎麼解釋。最後只好來個Hope之類的....
他說是因為岳父母年紀大了, 老婆要照顧他們所以不能離開台灣。可是他不會用日文說老婆更不會表達他岳父母,所以就講了一個啥鬼英文。我們又聽不懂,只知道是啥s開頭的。我們那個很寶的老師 ,就很開心的在黑板寫--She is old.哈哈.....最後我們都懂他要講啥,可是他還是要解釋。老師就寫了 " 親",他看不懂。 我們一開始說--parents,他還是沒反應所以我們只好說 --father and mother!! 然後大家開始哈哈大笑 ....
日本人很妙的是不管啥英文都可以用外來語寫出來,我跟另一個同學都笑到快翻掉。而且用外來語寫老師就會唸,卻不會唸他原本的英文。很妙...
那天還有下來要教我們的老師來實習,是這個月2號才到台灣的上田。很日本人的大阪女生 ,一句中文都不會。是因為台灣有個很好的朋友,所以就決定來台灣了。剛好前田是神戶人,兩個人在我們期待下開始講關西腔。還要我們猜猜他們在說啥.....
老師就告訴新來的日本老師說,他很怕台灣的鐵窗。壓迫感很重,可是為了防小偷沒辦法。她說她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想說 --要是有人從門口跑進來那她沒辦法從窗戶逃走。我跟另一個同學就討論說--好怪的想法, 為什麼人從門口進來要從窗戶逃走。那如果住10樓之類的也逃不掉呀, 那個同學就狂笑說--普通人都是想到火災吧....
有趣的老師,雖然她要回去了希望還是可以保持連絡勒....

    全站熱搜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