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九點是我們上次預定要來看我上次喜歡的幾件晚禮服,要來做個最後的決定。這中間在VW上遇到一個青樺水水貼了一件禮服是我1號耐天穿到的,於是我就跟他通起信來。剛好我要考慮的兩件窄版她也都在考慮並且有照片,所以來回通了好幾次信。所以今天晚上我就想如果澎裙OK,那我就留下第一次試穿的窄版。
晚上我好累,因為剛好這兩天工作很忙。所以很希望可以快點把衣服弄好回家,因為真的很累了。小姐一開始拿了兩件晚禮服給我試,其實我看到他拿白紗給我的時候我有點奇怪。因為我上次來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宴客的白紗,並且是她自己跟我說我應該不會想要試這件了吧!等我最後把衣服都決定好了以後,她要去幫我把檔期都確定。竟然跑來跟我說,他把我上次的白紗壓錯時間以為我是要跟迎娶來決定。所以我宴客那天的白紗已經被訂走了,問我要不要身上這件。頓時我整個火都來了,是怎樣。把我的衣服給搞錯然後還一副就剩這件給我選的感覺,一點要馬上想辦法的感覺都沒有。
於是我問他,那現在要怎麼辦?他竟然告訴我,他會去跟他們經理說注意最近要下架的精品留給我試。我問他那是不是要約時間,我沒有空了你以為我很有空嗎?為什麼你現在不可以去找衣服來給我試?於是他匆忙的去找衣服,可是很過份的是她都拿一些我不喜歡的出現。當時我也在火頭上,他拿的衣服我不喜歡我連穿都不想穿。拿了三件後,我就問說沒有別的了嗎?老大在一邊試圖緩和氣氛叫我自己進去看,我把身上的白紗換下後直接下樓去找門市。當時青樺的門市鐵門已經半拉了,我找到如萍跟他抱怨禮服部的事。她馬上很有誠意的要幫我忙,先是去教訓了小姐一頓後告訴我現在帶我去挑。其實我當時很不高興,覺得我好不容易選好的衣服就這樣不見了。怎麼可以這樣,如萍說本來我這樣挑兩套白紗要加不少錢的。他剛剛已經跟經理報備過了,就讓我挑不加我錢。現在就陪我上去找,會盡量找到我喜歡的衣服的。當然也是花了很多時間找衣服給我的....
最後還是有挑到一件可以接受的衣服,轉眼都已經11點了。我跟老大快累死了,於是坐計程車到新店騎車回家。台北下著大雨,司機竟然花了16分鐘從中山北路順著羅斯福路飆到新店。超瘋狂的啦....
於是一個氣到不行的夜晚就平靜的結束了,真的是很烏龍的小姐耶...他們的工作服務著多少女孩的夢,怎麼可以出這種錯。我真的整個臉都沉下來,完全正臉不想看她一點。不過最後我挑到衣服要離開的時候,也是有笑著跟她說謝謝~希望她不要再出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sa 的頭像
arisa

Arisa碎碎唸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