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的中午,接到一通另我火冒三丈的電話。我真的是受夠被這樣的人煩的生活了,而這個人也在星期二這天瘋狂到一個境界。

因為太生氣了,我氣到胃痛。到晚上我整個腰都打不直,沒辦法好好走路。吃了胃藥還是不見好轉,於是乎星期二我就請了假。天氣也剛好變的非常好,我就去寄了信看了病還抽血檢查甲狀腺。其他的時間就在戶政機關等待我申請的戶口名簿,等了兩個小時。

到了晚上,這一整天我都在跟老弟連線最新的情報。我想,我的家庭真的越來越比龍捲風精彩。我想,很多時候,很多話說出來的傷害是永遠都沒辦法彌補的。不願意認錯,不自覺他害了我們的人。我已經不想同情他了,我也不覺得怎樣了。我要訂婚也跟他沒關係了,我會自己跟爸爸連絡。今天他怎麼咒罵我跟弟弟,我們都忍住了。我不會忘記弟弟跟我兩個人抱著電話痛哭的樣子,我更不會忘記弟弟說他只有我一個親人的樣子了。我更不會忘記他用死來威脅我們就範,更不會忘記他怎麼說謊的樣子。真的要死心了,隨便他要怎樣都好。

這樣心情超差的,覺得我吃了胃藥後有點感覺怪怪的。昨天晚上九點就睡,早上又請了半天假再睡。感覺還是很不舒服,怎麼會這樣....

    全站熱搜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