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車站後我還是看一下地圖確認好方向默默向中央公會堂前進,四年前的回憶呀。一面跟NATSUKI傳訊,得知他在路上走來中。我慢慢前進,到了中央公會堂開始研究到底餐廳在那。可能我們這些旅人的口耳相傳太厲害,反而有些當地日本人還不知道這些店勒。跟Natsuki會合後,我們也找不到餐廳的入口。只有一間店看起來很像的店,但是menu跟我在網路上找的完全不一樣。當然出來的東西也是不一樣,但反正我們重點是見見面順便看看對方的孩子。想當初他可是我地球村的老師,幾次來台灣我們都有見面吃飯勒。有幾次我有旅行的問題也是麻煩他幫我打電話去詢問的,很高興我們竟然是帶著孩子一起見面。他們兩個可是差了一歲有~

P1200894.JPG

這個牛肉燉的很軟嫩入口即化,好吃的勒~

P1200896.JPG

不錯的蛋糕,但全名是啥我忘了~

DSC_0612.JPG

這個好豪氣一直在喝奶的妹妹,阿勇很好奇勒。

DSC_0613.JPG  

是不是第一次見面就搭人家的肩啦,(natsuki不讓女兒曝光的,可愛的ありちゃん就戴紅墨鏡ㄛ),不過他真的超白超白的。老師也都會看著阿勇說一年後就會是這樣呀,手跟腳都大很多 <--整個很充滿期待的說~哈~

1  

吃飽後我們兩個推著車子慢慢前進,最終訂一個目標是要走到大阪城。本來是想去扇町那的公園的,但不好意思讓他陪我看阿勇玩。我們慢慢走慢慢聊天,差不多一個小時多就走到大阪城了。上面就是我們一路走的距離,只能說他們的人行道很友善。至少一路上都滿好推的,遇到工地現場他們也都會有指揮。但是阿勇就一直跟人家打招呼,還想跟人家握手。我都說他將來要選里長的,到處揮手跟握手。一路我們聊到最近大阪好多亞洲的觀光客,好誇張的多。她就說她現在已經不敢去心齋橋逛街了,東西都被搶光了。還提醒我等下去的大阪城也是,去了之後果然是這樣。所以在那我都一直用日文跟natsuki聊天,還會說周邊的話我都聽的懂好巧呀~

2

到大阪城後我們先在外面休息,阿勇跑去追鴿子。旁邊有一對母女,女兒很大方就過來跟我們搭話。自己跟我們自我介紹,說她叫まゆ有一個弟弟剛出生沒多久。先對ありちゃん很好奇,然後又問阿勇叫啥。我說他叫"弟弟",她就可愛的說"弟弟ちゃん"。然後要拉阿勇一起去追鴿子,結果才拉他走到一半阿勇就哭了。他雖然不怕生,但他有點怕人家跟他的肢體接觸。姐姐也很大方的自己玩來玩去。後來阿勇自己跑去坐人家媽媽旁邊,搞的人家媽媽大笑。小姐姐知道我們從外國來,還一直問natsuki說他們怎麼來的呀?聽到是飛機還似懂非懂的,好可愛。最妙的是阿勇衣服上的圖案是塗鴨的感覺,她還去跟natsuki說弟弟的衣服亂畫耶!

後來我們想散步去右下角的公園,我查到那邊有滿多遊具可以玩。可是走到那就發現全部都是樓梯,看看我們兩個的推車。恩,所以我們就放棄決定沿大阪城外圍走走。但其實外圍真的很大,我們在這也散步了一個多小時勒。

DSC_0624.JPG

放他下來跑跑,竟然給我越跑越遠。

DSC_0628.JPG

很認真再看鴿子的阿勇,去追去追我一直鼓勵他。

DSC_0629.JPG

你以為跟他同視線他就會認為你是朋友嗎?

DSC_0630.JPG

別跑別跑,給我摸~~

DSC_0634.JPG

很可愛的姐姐,很疼惜的摸摸阿勇的頭~

DSC_0635.JPG

很害怕的被牽住~

DSC_0637.JPG

從背影看是不是很像和樂融融的姐弟倆~

DSC_0638.JPG

好可愛是在邀舞的動作嘛?我可以想像阿勇應該又是一臉嚴肅的看著姐姐~

DSC_0639.JPG

他把手甩開了,已經開始要哭哭臉了。

DSC_0643.JPG

結果跑去人家媽媽旁邊坐好,這個媽媽還大笑。

DSC_0647.JPG

就說他喜歡的是店員跟別人的媽媽呀,給別人媽媽牽臉上就有不同表情。

DSC_0645.JPG

姐姐要跟他玩,他還是一臉嚴肅的自己走自己的~

DSC_0646.JPG   

姐姐使出絕招直接擋住阿勇去路,果然是姐姐呀~

DSC_0649.JPG  

看姐姐跑走,心情一放輕鬆就是開始老人走了他~

Natsuki對於我在外面都直接叫阿勇-弟弟很驚訝,他就說那生女生勒?我就說大部份都直接叫妹妹,她一直笑。又問那如果生老二勒?我就說那就會有哥哥跟弟弟了,他覺得很妙。說他們不會這樣叫,一定都有小名的。哈哈~~

3  

慢慢的繼續走,真的好多中國人不過台灣團也很多很有趣。我們後來決定去大阪城公園站搭JR,其中經過大阪城ホール看到好多女生聚集。原來是我不認識的2PM那天要開演唱會,看起來natuski很喜歡他們。一面想拍看板但女兒一直哭,哈哈~~

最妙的是大阪城公園站竟然有一個好長好長的階梯跨過馬路,然後到對面的2樓。周邊完全沒有電梯或是其他的入口資訊,我們兩個在發愁的時候一個日本媽媽幫助我們。他說要我們直接過馬路,那裡有殘障通道。就撥對講機跟站員說,就可以進去月台但要記得先去付車票錢。過了馬路還真的有殘障步道及門與對講機,我直接推看看門是開的本想過去。守法的natsuki就按了對講機跟站員說,然後我們進去還真的是月台了。先去刷了卡,剛好我們的方向是相反的。在這裡充滿感激跟回憶的與natsuki道別,下次我們不管是在台灣還是在日本都要找機會見面喔。

謝謝你陪我半天勒,下次來台灣一定要來台北。雖然我日文退步很多,一直強迫你跟我說中文。我們再一起散步溜小孩,希望是個會走路可愛的ありちゃんㄛ!有機會跟阿勇在去大阪找你玩勒,再一起去親子館放電小孩喔~

 

    全站熱搜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