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號是我在康軒上班的最後一天,2號我就要到新公司報到了。一切的感覺是那麼的不真實,跟漫長的等待。從去年12月玩回來後,開始面試,接洽考慮等等。終於這一切即將在3/2展開一個新的旅程,好像過了很久一樣。朋友都問我,為什麼不休息一下?可是我想休息除了整天在家睡外,也沒事可以做。那還不如早點去上班,早點習慣新的環境。

我一向都是如此的,雖然感覺活活潑潑話很多。可是其實到陌生的環境我也會害怕,其實面對第一次見面甚至是不熟的對象我也會辭窮。我知道很多時候是必須自己去找話題聊,是自己自己去努力的。可是我希望可以自自然然的習慣一切,不要勉強自己。就像將來要跟新的家人相處一樣,跟家人相處不是應該沒有壓力自自然然的嗎?如果每次我都要想話題去說,不是很累?就算是在一邊靜靜的聽著大家說話,照著自己的步伐走。對自己也好,畢竟如果每次我都要想說--ㄚ,要找話說。這樣對於對方來說--也不是一種很尊重的感覺不是嗎?

有些人,可以跟第一次見面的人開心的聊著天。有些人可以跟父母親說很多話,不管是各種生活大小瑣事。有些人喜歡勾著人的手,有些人就是可以嘴巴甜死人。可是也有些人,她就是不習慣跟初見面的人說話。也有些人就是靜靜的聽著長輩說話,有些人走路就是習慣一個人走,有些人就是嘴巴不甜。

就是因為大大小小安靜吵鬧的人組成這個社會,如果大家一見面就像認識個八百年一樣的聊著天。如果每個人就是跟父母都超有話聊,如果大家就是出門一定來個手連手心連心,如果大家都是嘴巴甜到長螞蟻。那人,不就太好了解了嗎?

也許會有人說,這就是社會化,這就是交際手段。可是,勉強不來的呀!我希望我的人生可以照著我的步伐前進。在公司努力的上班,努力的學習。回到家休息洗衣洗澡去角質敷臉作菜,偶爾吸引新知假日到郊外走走。別人對我好,我感謝在心。我相信我會努力回報,不管是朋友或是家人。別人對我不好,我自己回家會難過但是也不要想報復。我不是嘴巴甜會找話題聊的小孩,但是我放在心裡。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弟弟,老大的姐弟老大的父母。我不會抱著他們的手,努力的找話題聊。我會把他們放在心裡,他們喜歡啥他們聊到啥,我會記著。有時老大都會非常的驚訝我怎麼會知道,因為我一直是個敏感的孩子。我不會彩衣娛親,不會機機瓜瓜。但是吃到好吃的東西,我會想起誰也會喜歡。自己逛街遇到啥,我會跟老大說這個誰誰誰會喜歡。

但是也因為我是個敏感的孩子,有的時候別人的一句話其實我會很介意。明明介意的半死又要說不在乎,尤其是被勉強的感覺。雖然大家都是以善意為出發點,但是就是不舒服。就像我長那麼大,就算我明白忠言逆耳的道理。我也很少會去跟別人提醒啥,說--你應該怎樣等等的話。

好啦,講了一大堆。其實是因為早上10點就在等下班感覺到漫長的鬼扯蛋罷了

    全站熱搜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