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山上爬上來後學姐跟老大已經進入三角架區了,進去就跟跨年一樣。他們被圍在那邊,別人不用想進去他們也不用想出來。所以學姐跟老大差不多是兩點多就開始排隊,一直到六點半我們離開。其實一開始我們有去問那邊的工作人員排隊在那邊排,但是他們回答我還沒有決定要等公車都開下去。後來外面那棟賣店就出現了幾個日本伯伯一副很專業的開始排隊,自然大家都開始排在他們的後面。差不多快三點公車都開下去後,停車場的停車格子都出來了。這時我們發現停車格子那邊也出現一排人,我忍不住問前面的伯伯。他們也說其實他們也不清楚,結果學姐發現他們那排的最前面有個牌子。學姐走過去看後,發現那邊寫三腳架的排隊處。所以他們這排人就自動的往那邊走過去繼續排隊,所以要去看點燈的要看好廣場上會有一個立牌蛤。差不多四點就會把那對角架隊帶進去腳架區了,所以明年要去排點燈的朋友。最好最好兩點多就到廣場上開始看看狀況,要輪流去逛的話絕對要在四點前回到隊伍。當時四點半後面不拿腳架的地方也已經站滿人了,我跟朱利安就站在人群中的第二排開始一起等點燈了。

四點半上來~他們已經進去管制區了~雪很大~

最右邊那個白衣服的就是老大,下面一片白茫茫的。大家的頭上跟外套都充滿了雪。想拍也拍不完了..後來我們都放棄了。

整個有傻眼的~

下面真的是一片白,我們斜前面有人撐起傘。一直搓到我頭,朱利安就跟我換位置。後來我的暖暖包一點功用都沒有,連我拿手帕出來遮我相機的鏡頭不用多久整條手帕都自己硬掉。更不用提我的帽子還有我的圍巾都是硬的,我一直甩我圍巾就一直打到朱利安~哈哈ㄏ~~

老大跟學姐頭上的帽子都硬了吧~

老大跟學姐頭上的雪越來越多了,旁邊的人也是...大家都變成一個小雪人了。老大跟學姐為了按快門完全沒戴手套,真的超強的。那種冷是戴著手套手還是冰的...更不可能把手伸出來呀~

霧很大~情況很不妙~

從四點半到五點半這點期間,天氣一直很差。就跟照片中一樣,一直都是霧的..我心裡一直覺得很不妙勒~~

他們四點就進去那邊了~我們就在後面看~

時間已經快到鰾點燈的時候了,老大的包包也都是雪了。有幾間房子屋內有亮燈,朱利安就一直說點燈了嗎?我只好一直回說 : 他們要煮飯了,他們家暗了..因為點燈是從外面整個燈打在建築物上,不是屋內點燈ㄛ~

有開始點燈了~其實5:30那時..一片白啥都看不到~

我的小P拍的,整個燈才剛打開。可能是要暖燈所以一開始燈沒有很亮,不過這還是霧退開點了。五點半一開始點燈,一陣大霧大到最左下角的合掌都看不到。眼前一片白到我忍不住想 : 你早不來晚不來一定要一點燈你才來嗎?後來朱利安叫我拿他包包中的暖暖包,但我不會戴著手套找。所以我脫下手套找,我的手被朱利安的背包拉鍊刮的好痛。因為太凍僵了,我找不到東西。朱利安只好自己拿,而且我手僵到沒有辦法打開暖暖包的封套。兩個人是一面發出冷冷冷的氣音一面握著沒有用的暖暖包,一面鬼叫好冷好冷呀~後來朱利安叫我進去後面室內等,我進去的時候其實還是一陣冷。而且看的出來每一個進來的人都是被冷到不行的臉,其中大概有一半都是台灣人吧~哈~

老大很辛苦的再拍~

和田家外面的人群真不是蓋的....

風雪很大~

大家都是等霧一散開馬上狂拍,霧就一陣一陣的來~

燈還會先暖機勒~~

霧又來了~開始矇了~

下來就是一串

暖燈的差不多了,也因為霧的問題藍色的色溫都消失了~

一面看點燈

但老大跟學姐還是很認真的在拍~

一面等霧散

真的很美很童話~

一面凍手

我親眼看到了~這個念了好久的畫面~~

跟我傻眼

只是沒想到是在那麼的寒冷溫度中~

朱利安要我拿暖暖包~

霧又矇了~~

但暖暖包根本沒用

我的小P拍的,是我燃燒手上溫度拍的吧~冰爆了~~

鼓起勇氣

小P在一張,重點是必須舉很高...更冷~

把手伸出手套

天色越來越暗了~

凍到痛~

天黑了~~

下面還給我一片白

霧又來了~~

只能撐著等霧散

真是一種不甘心

天色暗了~

霧沒全散~

但是照片有比較好拍~

拍完這張我們就逃回旅館了~  

好棒的點燈就在我們冷爆投降後立馬撤退回民宿了,因為太冷他們也不想下山了(呼!!鬆一口氣)。我們機乎是摸著微弱燈光走著山路,一路衝回民宿去。想不到剛剛排在老大他們旁邊拍照的也是同一間民宿勒!!

回到民宿阿公拿著小掃把一面呵呵笑的幫我們把身上的雪拍掉,那個畫面好感動勒。感覺我們就真的是阿公的凍僵孫子回家,阿公一面看的我們這群外國人一面慈祥的幫我們處理雪。一回房間大家就火速的整理換衣服,然後馬上衝去洗澡。洗完澡..才有真的回溫的感覺呀~呼~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