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會突然下起毛毛雨然後又放晴的日子,我心愛的灰皮放下他病痛的身體去貓咪王國跟家人團聚了。本以為阿勇上學後我上班前我可以多多陪他,沒想到才過一個月他就走了。上個月底他還一直吃乾糧很急的樣子,我跟老大還好安慰。不到一個月,灰皮就走了。

111692515  

大概灰皮身體變差就是去年9月開始,我一直覺得他身體也太瞬間老化了。在黑皮走時他都還是指數很漂亮,胖胖的被小徐說他是健康的胖子。我就一直覺得灰皮一定會陪我們很久,就算只有他一隻。怕他寂寞,我跟阿勇出去也都盡量考慮他。出門前回家後都會叫叫他叮嚀他,也都會留燈給他。從感冒流鼻血胃口不好開始然後就貧血然後開始打皮下,開始造血針。腸胃敏感的他本來換季就容易拉肚子,突然就胰臟炎。從此他吃乾糧狀況就時好時壞,他吃肉又挑嘴。我常常都跑好市多扛罐頭,跑基隆路買他最愛的金罐。更不用說去大盛買點滴去小小貓咪拿藥,就是為了維持他的身體。怕他吃的不夠跟黑皮一樣變很瘦,他再不喜歡我再辛苦。每天我都會將乾糧泡軟,一管一管的餵他。甚至我努力些可以餵到他之前吃的量,都被老大說灰皮變很胖耶。我就跟著他突然胃口好了,少餵一點。突然胃口不好精神不好,就是抱著他牽著阿勇往醫院去。每晚打皮下,他看到我們在整理點滴還會偷跑。我都要鑽到床下去抓他,好好安慰他。吵吃肉時我還會在廚房開肉,低頭他就在我腳邊抬頭很期待。

我們出國時還好小徐那可以寄宿,還好我去接他時他眼睛很漂亮的。知道他喜歡躺床,晚上房門關起來沒位置躺。想了很久先買了床給他躺,每次看他躺的很開心我都覺得買對了。阿勇跟他互動也很多,阿勇長大了會講很多話了。會學著我叮嚀灰皮,會搶著裝飯拿飯給灰皮。有時阿勇拿乾糧給灰皮吃灰皮還肯吃勒,我都說灰皮最喜歡叔叔餵飯了。我跟阿勇一起照顧皮皮,吃鉀寶他幫忙拿衛生紙。幫忙把藥放回去,餵皮皮吃化毛膏零嘴清耳朵跟梳毛。灰皮吐他也會幫忙拿衛生紙,灰皮叫他也會去問他是不是要吐。灰皮拉肚子弄髒房間,阿勇會跑來跟我說皮皮臭臭。好多好多的回憶,我一直以為還會在持續下去。

5月初灰皮又開始不太吃了,這次連肉都不太愛。乾糧反而會吃,我以為他吃膩罐頭了。5/10那天,他整天一直叫。還是會吃飯就是吃的少,我就會灌他。我在想要不要帶他去醫院,但那天是周三小小貓咪休診。一直到5/11他狀況好多了,也比較肯吃東西。我還笑著說,你是怕去看小徐嘛?5/12周五,他就沒啥吃精神也不是很好。我就11點直接去現場等,灰皮抽血腎指數跟磷變高了。小徐幫我換了藥,在醫院等時我放灰皮出來他還會抓牆壁打龍拳勒。回去的路上他還一路一直叫,還尿尿在籠子裡。那天下午,他就開始吃乾糧。我也比較放心了~

5/13 周六這天,灰皮會對我們叫。也不肯吃飯,我們看他臉都不是很舒服。我很掛心的打給小徐,小徐說那就帶去留院個兩天。怕他指數高不舒服,給他打點滴好了。於是我開車帶他過去,一路上他都趴下不太叫。我有點擔心的到了醫院,上點滴時灰皮很生氣。不止含了我一口還大踢了我跟護士各一個傷口,我有點嚇到。進去籠子時,小徐開了罐頭給他。灰皮還有吃勒,我好開心。跟灰皮道別後我就先回家,當時我還想留個兩天灰皮就會舒服一點。周日去看他兩次,他都不太開心的臉。他們也都說灰皮也都沒有吃飯,我想說可能是住院心情不好。15號周一,中午打電話去問可以回家我就馬上去接他了。回來後他在家休息。還是不肯吃飯,晚上我拿零嘴給他吃。他剩一點點就不吃了,這天我們一樣幫他打皮下。16號周二,皮皮一樣不吃。這兩天都是我灌他的,結果早上我嗆到他。他一個嗆吐出所有我餵他的飯,我好難過。一面哭著打給醫院,一面跟皮皮道歉。我知道他應該很不喜歡這樣,但是他都不吃我非常的緊張。小徐請我過去拿胃藥,於是我又出發了。不過他給我的是針,類似止痛藥。他希望皮皮肚子舒服點會肯吃飯,還說應該打下去兩個時就會看到他起來動了。我回去後打針了,但他好像更沒精神。小徐有打電話來問,結果回電我沒接到。再打去他們也都沒有接,隔天周三又是休診我有點擔心。這天晚上我還是餵皮皮吃飯,也餵他吃藥。不過他精神很差,我們幫他打皮下前他有去躲。我有發現他尿尿變少了,也沒有大便。我拿零嘴給他,他更是看看就轉頭不吃了。這樣真的很不對勁~

5/17一早,老大臉色很難看跟我說皮皮狀況很差。昨晚他機乎沒睡的陪著他,皮皮都躺著不會起來。而且還吐,吐是躺著吐他嚇壞了。昨天晚上打的皮下也完全沒有吸收,就是一球還在那。他完全覺得皮皮要走了,很擔心要不要叫我起來。我看皮皮這樣我很難過,不過我們都起來後他會換個位置陪我們。我請老大傳訊給小小貓咪的人,我等等十點他們助理會上班再跟他們連絡。老大上班前,我跟他說我們來拍張合照這個月都還沒有拍。老大看著我,我想他懂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差不多9號前後都會拍合照,阿勇現在一聽到要拍都會很開心去坐好。這一天也是,只是皮皮臉色不好就是了。

DSC_0109  

送阿勇回來後,灰皮從腳椅上換到旁邊的椅子躺下。我摸摸他,他還會有反應。我摸他肚子他還翻過來,我好感動。他再不舒服,對我們的撒嬌還是在。煎熬的等到十點,小小貓咪一開始都沒有人接電話。但是Line上有回應了,他們先幫我連絡小徐後要我們送過去。今天有人在,小徐會過去幫忙看一下灰皮。我很感動,一路哭著送灰皮去醫院。在路上他都趴著沒有怎樣,偶爾會叫個一兩聲。我都跟他說,沒事沒事我們去找小徐。小徐會救你會救你喔。到那時,他們先準備了氧氣室給他進去休息。沒多久幫他拍了X光,我都看著出來他滿肚子大便。也是,出院後我都沒有看到他的大便。後來小徐指示先餵了軟便劑,然後就是等他來。一來他就先告訴我灰皮胸水了,不過是肺還是胸腔要看超音波。我們就帶他去掃超音波,掃了很久。小徐說 : 他的胸水在心包膜那沒辦法抽出來,只能先打利尿劑希望他排尿。腎還有血流,但是就是要快點排尿才可以。因為他手臂都腫的,要埋軟針試了兩隻手。這次灰皮都不太掙扎,我很心疼。但聽到積水,我想我懂了。

我問小徐,灰皮是不是狀況很差要不行了。小徐說 : 只能說希望可以過的了端午,很危險。我一直在小小貓咪哭,看著皮皮哭。他就靜靜的躺著,偶爾身體斗一下的。本來還躲到貓盆去,聽到我手機鈴聲還會抬頭看我。我真的好難過,除了摸摸他跟他聊聊天,我只能掉眼淚。我沒辦法想像灰皮要到最後了。我想著也許打了利尿劑尿出來他會好很多,我的皮皮會沒事的。要他加油我們都會陪他的,我的皮皮。一直到下午2:30我回家準備晚餐,休息一下接了阿勇弄他吃飯整理家裡後。我就帶他一起去接老大,我們一起去看灰皮。他還是好虛弱好虛弱,下午小徐有幫他導尿,尿量很少。晚一點小徐會再過來,希望他可以快點排尿。

晚一點小徐傳訊跟我們說,灰皮還是沒有尿。如果沒有尿就可能是寡尿或無尿症,這很嚴重兩三天內就會走。問我們有考慮腹膜透析嘛?那是一個手術,雖然對灰皮有風險但是一個賭注。當晚我們心情沒辦法決定,我睡不著一直到快兩點才接到小徐LINE說灰皮睡著了,狀況一樣他先回去了。我很感謝小徐,他後來告訴我他很擔心灰皮這晚會走才留晚一點。

隔天早上我就過去了,一樣確定無法排尿。小徐分析給我聽,我一直哭一直哭。我告訴他,我很捨不得灰皮。他陪了我15年多,從一個巴掌大就給我帶他。他跟我有很多很多的回憶,我捨不得他痛也捨不得他離開。小徐說,手術也許是一個選項。但是我們也可以不要,就靜靜陪他。這是他最後的時間了,多跟他說說話聊聊天。請他放下他的身體不要再努力了,依灰皮個性他覺得他會睡覺中離開。但怕他鉀太高了,可能會抽緒那會很可怕怕我們受不了那個樣子。本來他也說可以讓我帶回家呀,讓灰皮選一個安靜角落再他的家離開。但我不敢,我不敢一個人面對他的離開。小徐說那沒關係放他這,他晚點走早點來陪灰皮。盡量不要讓他一個人離開,他也知道我們不會選擇安樂這條路。於是他要我想想手術的事就先去忙了...

我摸摸皮皮抱抱皮皮,明明還胖胖的呀。我抱著他的最後照片,我眼睛都是眼淚但灰皮卻看鏡頭了。老大完全尊重我的選擇,灰皮這時竟然跳出籠子。搖晃著他的身體走到外面,雖然走兩步就躺下休息。我心裡想,如果我不讓他手術,我以後會不會後悔。我會不會想要是手術有成功,灰皮還可以再多陪伴我。如果這最後機會我能為他做的最後機會都沒有試,我會不會怪我自己。於是我告訴老大,我們給灰皮試吧。小徐知道後,就要底下的人開始準備。告訴我術後要怎麼處理,他們手術也會先清理他幫助他離子平衡。於是下午一點,灰皮就進去了。我很緊張很擔心,小徐說他們有三個醫生。麻醉的風險有,但他們會努力。如果真的麻醉走了,至少皮皮是沒有疼痛的。差不多快兩點,皮皮抱出來去拍X光。小徐說要看管子的位置對嘛,我看皮皮軟軟的好擔心。這時我聽到楊醫生說 - 他肺部也積水了。小徐說,皮皮器官都還不錯但是腸子沒有彈性都腫脹的。後來皮皮是醒來,他們替他吹熱風時皮皮還生氣的低鳴。我說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灰皮生氣這樣叫,灰皮從來沒有這樣生氣叫過。看他有醒來,很虛弱的樣子我很心疼。等到兩點半過後,皮皮放回籠子。小徐說要等一下子讓傷口癒合些就可以開始透析了,如果順利三天後他的指數就會正常。他就可以正常走路吃飯大小便,那我們可以居家透析。但要看腎的狀況,也許這輩子皮皮都拆不下管子。其實他剛開刀出來時我有點難過,插著尿管、肚子有透析管、脖子那怕他下來不吃飯有胃管。我看到他這樣我很難受,我想我的皮皮怎麼會這樣要這樣多久勒。但我有點累了,我就先回去準備接阿勇跟晚餐。

回去的路上開車開的不專心,小徐說沒事就不會打我手機的。我有點累但我睡不著,結果四點我才剛逼自己躺下。我的手機就響了 - 小小貓咪.....

我很緊張的接起來,助理問我 :灰皮媽媽你在附近嘛?你快點來灰皮吐血了,他們在急救。我一片空白的先跳起身換衣服後馬上開車出門,我跟自己說要冷靜冷靜。我決定先接阿勇一起過去,其實這個時候我大概知道了。灰皮應該走了,他選擇我不在的時候離開。可能不要我看到他那個樣子。我在車上一直哭一直哭,接到阿勇後我跟阿勇說我們去看皮皮喔。在路上我冷靜了,應該是說我害怕去小小貓咪了。我知道我再也看不到醒來的灰皮了。一到那小徐在外面,我問他灰皮走了嘛。他點點頭,我開始放聲大哭說灰皮為何又不等我跟黑皮一樣。他先幫我帶阿勇進去,我打電話給老大。他剛好也高鐵回到台北了,他聽完就說他直接過來醫院。我進去看到灰皮了,他已經躺在那。小徐他們已經把他的管線都拆了,線也縫好了。灰皮睡著了,我一直哭一直哭。我除了哭跟謝謝灰皮外我不知道我要說啥,灰皮還有體溫但灰皮不會在磨我的手了。那個我最喜歡的灰皮,周二不是還跟我一起睡了覺嘛?小徐說他應該胃都已經不行了,他是剛好進去病房那就看到灰皮吐血。他緊急過去後,灰皮心跳用力跳兩下就停止了。應該是算很快,灰皮就走了。他們替他插管急救了15分鐘,他都沒有回來。整個管子都血,看來傷的很深。我知道,也許灰皮這樣他也開心。他離開了,我等到老大來後我們說要一起帶灰皮回家。回家後我們連絡了萬里福田,將要準備給灰皮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八點多,灰皮就帶著我們的祝福離開我們家了。

5/20 我們上山去火化他,希望他好好去貓咪王國。我告訴阿勇,我們要帶灰皮回家了。他去當天使了,他說皮皮去當天使了。但他還是會問我皮皮勒?他還會跟我說 : 掰掰沒有皮皮了。

我整理了好多灰皮剩下的東西,藥的部份能給小小貓咪的都給他們了。零食還有好多好多,這次去日本買的都還沒有吃勒。分裝好,一些給羅比一些就送給小小貓咪了。我能為灰皮留下的東西造福其他貓,我想灰皮也很開心的。再也用不到了,我這17年的養貓歲月就結束了。以後我再也不要養貓了,我只能摸摸別的貓買貓咪的東西了。

我把臉書的文也貼在這

每次出門前我都要阿勇跟皮皮掰掰

他都會說

皮皮 吃乾乾吃肉肉 喝水 休息 睡覺 好

每次都會學著我叮嚀灰皮一次

會叫皮皮也是為了阿勇發音方便 在他一歲半時只肯叫爸爸 我教了他叫皮皮 他就會叫了 甜甜的說皮皮 那時我好感動

皮皮如果不吃飯我在煩惱 阿勇會去跟皮皮說
不吃飯要去找小徐哦 要去看醫生哦

皮皮怪叫他也去問皮皮說
皮皮 你怎麼了想吐嗎

但皮皮踩他書擋他玩具他也會很粗魯推皮皮說 皮皮不要

偷偷拿麵包給他吃 搶著把整包零嘴餵完 拿化毛膏餵他 硬幫他梳毛清耳朵

皮皮有次感冒噴嚏到流鼻血 還不會說話的阿勇 都會比著他的鼻子 嗯嗯的說 直到我們說皮皮鼻子好了啦

皮皮去當天使了 阿勇這樣說
媽媽不要哭 皮皮一個人在醫院會哭哭

媽媽 皮皮勒

早上他跟我說

掰掰沒有皮皮了

阿勇 灰皮 我們一家人會永遠永遠記得彼此的

DSC_0113  

給我親愛的皮皮
2001年9月9日我從卡妞身上接住了你,替你剪了臍帶擦了身體。一點一滴的帶大你,你總是大膽的跑在黑皮前面。你總是笨笨臉的看著我們,你一直是我們家最健康的胖子。總是貪吃又愛咬紙跟DM外的塑膠袋你是家裡的迎賓貓,我總愛抱著你一直說皮醬皮醬的叫你~
你的貓咪家人都走後,我很怕冷落了你你會孤單。跟阿勇出去都會掛念著灰皮要吃飯,家裡要開燈不然皮皮會怕。買麵包拿吸管都會想著灰皮,晚上阿勇睡覺後我們都會一直摸他陪他。
雖然他還是逃不過腎衰竭這關,這八個多月來。
上上下下的指數,時好時壞的食欲。總是牽引著我們的心情。
常常我都帶著阿勇提著灰皮開著車往醫院衝,不是去抽血就是去拿藥。常常傳來各種不同的指數問題~
腎指數過高、貧血、低鉀、胰臟炎、高血磷.....
吃的藥丸一個兩個最後變成三個,還有擔心你吐要接住要清理每晚都要打皮下幫助你排尿還有每周幫你打補血針。怕你吃不夠,我就要泡軟飼料餵你。你吃的不舒服我還是堅持的餵你,就是希望你不要瘦。換季你還會拉肚子,可能會弄到屁股弄到家裡。
好像你很多事要做喔,但是灰皮你知道嘛?這是我們最後最後可以幫你做的事,只要你可以陪在我們身邊很久。我都會跟你說,我們約好了要陪阿勇長大喔。雖然你都面無表情,但是我都一直對你說我們說好了說好了。你每次不吃乾糧我都會嘆氣,阿勇都會學我對你嘆氣。你只要一怪叫,我們兩個都會抽衛生紙準備去接你的嘔吐物。你愛吃麵包聽到我們開塑膠袋的聲音會狂衝到我們旁邊伸手表示要吃。只是到後來你還挑罐頭,我只好走很多間店買各種口味給你試。
灰皮,你知道嘛?我們很甘心做這些事只要你一直都在一直在.....但是我們敵不過老化,在努力監看指數吃藥你的身體還是慢慢一點一滴的停下來了。
我知道怎麼哭怎麼求醫生怎麼陪你都沒有用,你努力了我們也都努力了。但緣份就是到了,你要離開了。我只怕你痛怕你不舒服,雖然我沒有準備好永遠都不會準備好。
我以為你手術成功了,要等你傷口好一點準備透析了。我看了你身上的管子,雖然懷疑我的決定但還是希望有奇蹟。你在我回家準備接阿勇的時候,才一個小時後就走了。
我接完電話彈起來出門時,腦中一片空白。吐血 急救 灰皮媽媽你快來醫院。其實我知道了,你不讓我看到最後你離開的樣子。我在車上握著方向盤會冷靜流淚,也會大叫灰皮你等我。想著我先去接阿勇要他一起去看你,連絡老大他剛好一路從屏東回到台北。在路上我慢慢冷靜,我想你應該走了。你跟黑皮一樣,不給我看最後的樣子。
哭著進醫院,他們已經把你管子拆了整理好了。我陪著你等爺爺來,我們一起帶你回家。再多再多的不捨,也必須祝福去當天使的你。
灰皮,謝謝你這15年8個月又10天的陪伴。我何德何能有四隻貓咪陪我度過17年的歲月,這個恩惠我想我這輩子都還不完。看著家裡再也不會有貓了,想著各個你躺過的位置。周二我還硬去床上跟你一起午睡,你也很難得的沒有跳開。

灰皮,乖乖的去貓咪王國當天使。應該跟卡拉卡妞黑皮相遇了吧,你們又可以一起靠在一起了。
灰皮,身體不會痛了。你的粉紅身體灰色毛,你的大頭我會一直記住記住。
很不想說再見,也不想面對這個現實。

給我的灰皮,我最心愛的灰孫子。一路好走,當快樂的天使。
2001.09.09 06:30~2017.05.18 16:00

1607373  

這張灰皮小時候的照片,真的好可愛好可愛~我還傳給小徐看勒~

在Line上小徐先問我們相信寵物溝通嘛?他說不管怎樣,灰皮今天跟著我們回家了。

他說他沒有遺憾了,請我們不要太傷心。一直以來他很謝謝我們的照顧,只是時間到了也很心疼我們為了他奔波。

說她有看到卡妞來等他,卡妞等她一陣子了。只是灰皮應我的祈求多陪我一陣子,他的身體會慢慢修復。等我們平靜些,他會到夢裡跟我們說說話。

我聽到卡妞也在,除了一直哭外我也跟小徐說我很擔心卡妞跟黑皮會生我氣。因為我後來都常常生他們氣,我很後悔很對不起他。小徐說 : 他們知道我壓力很大,愛我都來不及怎麼會討厭我。他們也很開心看到阿勇出生,這是很美好的事。

她說黑皮有任務已經去投胎了,他跟卡妞還會多呆在家裡一陣子。要小徐跟老大說 : 要多照顧自己身體,雖然半夜摸摸他陪伴他是很美好的時光。 <--我整個大哭,這個真的只有灰皮才會知道的。

我體貼的灰皮,他真的很善良。他連走了都擔心著老大,讓我想起阿勇睡著後他總是在我身邊給我摸的時光。有時我還會把電腦拿去沙發那,一面用電腦一面摸摸他。他總是靠在我手旁邊,常常擠的我滑鼠沒位置放。我好想念那個時光,那個有貓陪的時光。

小徐還順便稱讚了阿勇,因為小徐帶阿勇去便利商店買麵包。他只選了一個,還說要選一個給媽媽。小徐問他要不要養樂多還是牛奶,他都說不用他喝水就好。他說阿勇好棒,都不貪心。

還說 : 媽媽哭哭。小徐說 :灰皮睡著了,媽媽難過。阿勇  : 那我要乖。

小徐說 : 灰皮以後都不用打針吃藥了。阿勇 : 我生病也有吃藥就好了。小徐 : 灰皮就好了。

 

送灰皮下樓時,我很難過在電梯一直哭。阿勇要我抱著,他說 : 不要哭不要哭,媽媽你不要哭啦。好,停停停。你不要哭我秀秀。

 

灰皮,謝謝你。我相信是有照顧過你的阿勇才會那麼善良,也謝謝你很容忍他的一切。在心裡我還沒辦法好好跟你告別,但我很感謝你。謝謝你來到我的身邊,謝謝你讓我知道生命的可貴。謝謝你給了我好多好多的回憶,我會一直放在心裡不會忘記的。

113142262  

    全站熱搜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