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晚上回到家,看到卡妞又跟以前一樣會跑出來說她要吃飯。不過完全是要吃肉的樣子,一咬兩口乾糧就往廚房走去。雖然很怕她會因此只吃肉(事實上就是),可是為了她的體力我還是開肉給她吃。因為剩一半放在冰箱我用微波微給妹吃的時候,剛開始還太燙她還一直看著肉不敢吃。吃飽後又餵妹妹水,就等著老大回家要抱妹妹去打第三次抗生素。
老大回家的晚,我們火速抱她往醫院去。今天要先抽血,右手已經打了三天針想不到抽不出血了。醫生只好抽另一隻手,我覺得很難過。然後今天她體力比較好,打針的過程都會一直喵喵叫。然後又要打背上最痛的那針,今天第一次一打她就一整個掙扎。醫生只好把針抽出來,說要打她屁股那邊。老大依然握她的手,我從前面伸進去抓後腳。果然她很痛,又一直掙扎換我被咬。我還一直跟醫生說,快--快點打。後來把卡妞放回籠子,我的手上有三個洞。她已經隔著衣服咬我了,手也有三道抓痕。我快痛死了,可是想到老大說妹妹一定比我更痛。我就釋懷了,因為妹妹真的很痛的。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