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個多星期我們這個Team就要在公司內消失了,打從五月初的某個星期天晚上。我還記得是我剛從日本回來一個星期後的晚上,接到老闆的電話。老闆告訴我說---他被壓垮最後一根稻草了,他不要忍下去決定離開了。並問我要決定怎樣,想都不用想的決定跟著一起走。老闆說Ping也決定一起走,那他要請三天假會找一天晚上跟我們吃飯。星期一,Freda當然也是決定一起跟進。我們這個Team就註定了消失......
下來就是悠閒的一段日子,其中我們還一起開會討論要做到那一天。順便告知在高雄的Marco,叫他自己要有心理準備。於是我開始帶著相機想到就來拍照,在這間公司的兩年來有很多回憶。如果不是發生這件事,我想我不會那麼快決定離開。還記得剛玩回來的那個星期,我一面整理照片一面計劃明年的旅程。還想說明年我就滿三年可以有10天年假,也許可以玩更多天。沒想到這個想法只能持續一下子....
就這樣時間開始前進,大概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們上班就是閒,剛好系統還升級。我一面整理要交接的文件,一面上網看北海道資料。看到我連大綱都排好了,Ping還說他覺得我根本是今年就要出發嘛.....
還三不五時跟豪威阿拔sheng聊Msn,講一些五四三的。不然就會三個人一起去便利商店,一起收集豆腐人。聊著天,彷彿忘了我們離別再即.....
這個星期marco上來台北,我們排了三天的交接。一面笑著說他真的很慘一面勸他快點找工作,也看著他耍狠的說快了快了他要射出最後一把小李飛刀了。嘻嘻哈哈的這個星期也是大家開心的過,還笑對方交接拖稿之類的。有的時候我都會想著--這樣好快樂ㄛ,可是我們卻要分開了。想著不管是呵呵笑的爺爺Ping或是愛惹我生氣的Marco,甚至是新來的Freda及老闆。大家都是好相處可以一起合作的對象,尤其是那兩個男生。很少會計較,也對人很友善。只是我們就要分開了...我們還四個人一起去HR來離職單,下來我們可能會一起跑流程。真的是合作的部門連離職都要一起走,搞的別人都問我說--你們是要一起去那邊嘛?其實也沒有,老闆想好好放暑假陪陪女兒。感覺並不想馬上找工作,現在整天整理照片硬叫我們看,然後一面稱讚他女兒好可愛。新人跟我說她在等嫁人...哈哈..Ping跟我應該都是在找工作了,我已經差不多確定好下份工作了。本來想等最後再來慢慢找,可是繳個稅後覺得好像不快點找會窮。所以趕快找工作,可能剛好大概一個星期就把工作確定了。這個星期前幾天也都是在跟這些公司談條件,搞的我很忙也很煩<比要離職還煩>
星期三大家一起去茄子吃飯,還遇到老闆說他不吃咖哩。我還幫他想半天,最後點菜他竟然說--雞肉咖哩。然後硬要吃很辣流滿身汗,還硬說茄子咖哩味不重。還有Marco對於海鮮咖哩的疑惑著說--沒有海鮮味呀!!然後看著Marco一直欺負Freda,說說笑笑的。很開心的一頓晚餐...
星期四還實現之前對Marco的承諾,帶著他去淡水走走。還出現了Ping的女朋友,也是一路上笑鬧著去。吃著蝦捲的時候,Marco還很認真的品嚐一直問蝦子在那邊。還讓Marco去買餅實現他愛吃餅的封號...吹著微風的淡水,看著八里的燈光。沒想到這個充滿我回憶的淡水,現在竟然會再添上一筆回憶。就算坐很遠的車,還穿著高跟鞋去淡水也都是個美好的回憶。
ㄚ,好感慨呀!!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同事。就要一一跟他們說再見了,大家都是好人都很照顧我。不管是曾經坐很近的朋友,或是在電話那端的朋友。以後要那麼方便的拿起電話或是跑過去就可以看到面,都變難了。我很不擅長笑著跟人道別,天生是淚腺豐富的我。很多時候跟一些人說著道別話的時候,都讓我紅了眼。所以以前我很討厭發離職信,我怕見到或是聽到人家的一句保重恭喜等等.....
最後一個星期了,好像還有很多話要說。最後一個星期了,下個星期的這個時間我就真的離開這間公司了。真的是要好好道別很難,我知道我會偷偷的紅著眼匡說再見......討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sa 的頭像
arisa

Arisa碎碎唸

a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